參觀人數:
580852

   受沁與斷代



器型:受沁與斷代考證構想圖




—版權聲明—

中國古代玉雕新識網站源自《古玉新識》,作者將考證無證玉器年代前,先辨證雕工新、舊法、依據與蒐藏公開於網站,一種可檢驗結論的新辨證法,拾多年來感謝同好、後學點讀,網站聲微並無幫人鑑定、拍賣,若有撰述著作內容請註明原文來處尊重原著。

—先睹為快—

2012 年7月24日在元利儀器股份有限公司,總經理賴傳彬高級專員王鴻貴協助下,運用其公司從日本引進的OLYMPUS 3D Measuring Laser Microscope OLS4000 LEXT鑑識儀器,微拍吳王夫差玉劍與戰國玉勒表層工痕、受沁部分放大400或1000倍3D照片,深層解析過去看不到的表層工痕、沁痕同異相有助於考證新識,微拍3D照片刊於春秋篇分享讀友。

—實證開端—

2012 年 6月25日在南京博物館副研究員吳榮清與淅川博物館館長齊延光協助下,獲准微拍館藏幾件春秋出土玉器,重新瞭解考古出土地層下墓穴空間,不只確認葬玉是過去完工時間溯源,同時也證明玉器表層工後沁化痕跡是自然形成與人為因素完全無關,之中無論那種型樣痕跡都是型化過去時間代表自然辨沁依據。在此誠摯感謝兩館對科考學術的重視與支持,考古出土玉器屬國家文物,深層沁化痕跡微拍照片刊於春秋篇分享大家。

—著作行銷—

《古玉新識》作者發現不同時間、空間,自然受沁玉器表層有相同型樣沁痕,創出對比器表微型沁痕辨別受沁,確認沁痕是自然形成後,即可當辨證玉器是過去完工時間證據。

書中首用表層沁化痕跡顯微拍照,可清楚看到自然深層同特徵沁化跡象。十萬餘字一百多張彩照208頁精裝本,售價新台幣NT2500元打九折2250元(約合人民幣450元)各地較大書局均有出售,或利用手機直撥+886-910-186-548,E-mail.geraldchang@msn.com 與作者洽購郵資作者支付,書款請利用招商銀行帳號 6214-8312-1191-5811轉帳謝謝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  題目:科學考證流傳古玉年代
  重點:考證年代前先舉證完工後至今時間方法
  提示:玉器表層自然沁痕即過去工後時間代表
  發現:不同時、空自然受沁玉器有相同型樣沁痕
  引申:則同型樣自然沁痕是一種證沁依據過去時
     間代表,也是連貫古今不同大小空間線索
過去時源:考古地下葬穴為出土器物過去時間之溯源
層次區分:先辨證雕工新或古、老、舊,再
     依造型、花紋找過去時段即年代
辨證沁法:對比玉器表層沁痕
對比依據:1.公認依據..公認年代玉器表層沁痕
     2.最終依據..考古出土玉器表層沁痕
對比範例:吳王夫差自乍用鈼銘文玉劍與戰國勒表層沁痕對比
鑑識工具:OLYMPUS SZ-60 立體顯微鏡
     JVC TK-1070U COLOR VIDEO CAMERA
     SONY UP-1200 COLOR VIDEO PRINTER
     SONY PVM-14N2E TRINITRON COLOR VIDEO MONITOR
 關鍵詞:辨沁證古.工後時間證據.同型樣自然沁痕
出版日期:2 0 0 0. 9.
上傳時間:2 0 0 5. 3.

 ─◎ 前 言 ◎─
 ─ §  摘 要  § ─
第壹章:研創的時空背景
第貳章:研創動機與目的
第參章:相關考證方式探討
 第一節:古籍考證缺點
 第二節:西方考證架構
 第三節:單就質或風化論不能斷代
 第四節:考證造型、花紋多重意義
 第五節:從工藝考證雕工時間質疑
第肆章:無證玉器考證年代新概念
 第一節:新古觀初判距今時間長短
 第二節:考證時間與考證年代區分
 第三節:時間媒介與雕工連貫界面
 第四節:自然或人工科學辨沁哲理
 第五節:從空間蒐尋連貫過去線索
第伍章:受沁從土壤物理關係探索辨沁
 第一節:辨沁選擇沁色或沁痕比較
 第二節:葬玉受沁與考證年代關係
 第三節:受沁動能溫度
 第四節:受沁介質水分
 第五節:受沁沁質 1. 有機沁質
          2. 礦物沁質
第陸章:發現自然辨沁依據過程
 第一節:科學辨沁法悟自自然哲理
 第二節:辨沁依據證實或證偽檢驗
 第三節:試從玉表孢子生長找辨沁法
 第四節:發現自然辨沁證古依據
 第五節:考古出土玉器檢驗古證
      1. 考古驗證歷史背景
      2. 驗證時間地點結論
 第六節:年代對比古雕造型花紋銘文
第柒章:1. 結論
    2. 對未來考證建議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—◎ 前 言 ◎—

  现代科學方法可分為四個部份 1.無预設的觀察 2.分析與比教觀察 3.结論出自自然現象中的規律 4.用實驗檢證結論。主要是以中立與客觀的觀察為基礎,然後又以正反兩面方法分析觀察資料,對比與發掘真正導致自然現象發生的原因。前者删除所有阻碍中立觀察的臆测與想象,而後者删除因為發現幾项相關特徵,就貿然提出錯誤結論的可能,考證才不會置理論結構於經驗觀察之上的作法失去了求真精神。

  古今玉器都是自然礦質人為雕工,玉器古今之分就不是從礦質物理數據或工藝特徵論述,而是完工後至今時間證據,但時間無形難以考證如何分辨古今?這難解之題須引用某種證明是工後自然風化痕跡,當辨識依據代表時間才能考證。玉器受沁是質的自然變化,但仿古玉器可循化學途徑做出類似自然的人工受沁,確認自然或人工沁別即牽涉到痕跡型化至今時間長短,若以痕跡當辨證工後時間代表,那科學自然辨沁法與依據就很重要。

  於 1 9 9 8 年 6月從兩件來自不同時間、空間近同沁色系玉器,其中一件確認是自然受沁微觀發現相同型樣沁痕,領悟玉器自然質化過程與時間關係,創出對比沁痕證沁法。不過在方法之前是如何確認,自然受沁對比依據完全與人為因素無關!這攸關辨法之前思維是決定未來對錯總源,不宜再回顧過去經驗贅述,須跳脫傳統思維束縛從曾與今完全隔絕地層下過去墓穴做聯想,因在此空間玉器葬後自然沁化痕跡完全與人為因素無關。

  沁化受質性相異與不同環境自然因素影響,不同空間同型樣自然沁痕形成時間長短不成正比故不能斷代,卻能當廣義過去時間代表分辨雕工新古時間依據。玉器是質、工同體但看不到製程,考證製程時間應把工與時分開,引用經辨證自然沁痕代表工後時間,分辨完工距今時間作為定出新古依據。經驗論識年代是主觀判定缺乏證據,結論是否「正確」或接近「真實」有待檢驗卻無法檢驗,這千古問題是激勵研創科考古玉年代法動能。

─§ 摘 要 §─

  流傳與考古出土玉器兩者間在考證年代上,與時間有關主要差別並不是來自材質、雕工,相關辨識論述與工後至今時間完全無關,而與工後時間有關是前者無、後者曾在未與現代觸通,包裹著過去至今地層下過去墓穴空間中,這個與過去有對應關係的密閉空間,先證明空間中任何陪葬物包括玉器,全是過去某時完工的時間溯源,重新詮釋出土地點地層下過去空間在考證年代上的重要性,是未來考證年代必須瞭解新觀念。

  恆定自然律動過程器物無論是用什麼材質加工,完工後放置任何地方在時間過程中表層都會產生,自然風化、生鏽、腐朽等痕跡視材質而定,其理如同人老化皮膚會起皺紋一樣,痕跡或皺紋雖很細微但都具型樣,從時間、空間與質化對應關係來看,都是自然在人或物上注記過去至今一種代表時間符號。原來自然已將過去至今時間型樣化,留在不同地點、大小過去空間中任何器物表層上,痕跡之間受質性差異與空間環境自然因素變化影響會產生不同型樣,無論是何種型樣都可當成代表廣義的過去時間古、老、舊證來看。

  無證玉器是自然或人工受沁牽涉到痕跡形成時間長短,工後時間證據若要藉沁當導引時間有效導體,就要有科學辨別方法和依據,但自然受沁受環境因素影響,目前人類知識尚無法取得自然沁質供給方式與種類、劑量、時間、溫度等科學數據,這就是過去一直無法用科學方法辨沁原因。但從科學哲理來看受沁無論是自然或人工形成,從開始經過程到結論是前後關係,目前雖無法取得自然辨沁科學數據,卻可從受制於開始、過程的結論,即當下玉器表層沁化痕跡與考古出土玉器對比,即可進行科學數據以外的自然辨沁法。

  對比沁痕是辨沁考證工後時間方法,可檢驗雕工新、古,但對比依據能實質傳導、代表過去證明,過去是指時間根據時空對應關係,可從經科學證實未與現代觸通自然或人為過去形成空間追溯,但空間無相無法舉證僅能從意識上理解,古證是過去時間證據,過去已逝時間無形無法舉證又必須舉證,這種從無形進入有形之間轉化,在不離本意下可藉痕跡或符號表達來接近實在世界。絕對是自然受沁痕跡需完全排除人為因素的可能性,符合這種條件就是來自有過去空間證明玉器表層沁痕,以此關係解釋對比依據的有效性。

第壹章:研創的時空背景

  台灣考證古玉知識與實物觀摩,主要是來自台灣故宮博物院大量清宮舊藏,及中央研究院史語研究所過去在大陸考古挖掘出土古玉,加上其他機關院校零星舊藏,學者從考古角度融入相關知識做鑑古研究,成為辨識古玉知識主流來源。古玉在古器物類中所佔地位相當勢微,雖是衍生自細石器時代後期時間那麼久遠,但其聲望不如銅瓷書畫那麼顯豁,可能是有些玉器用意至今不明,年代分辨自宋以來多是追理不同論難以確認,無法明確定位深奧文化價值,故將他歸入文玩無法獨樹一格。台灣因時空政治關係和地緣文化隔閡民間收藏古玉非常少,若有也是在國民政府遷台後,當時生活受政治、經濟、文化影響與族群融合相應,才漸有本地人士參與鑑賞蒐藏,今會形成本土化是有其客觀成因。

  一九七六年中國結束十年文革,大量文物流向香港自由市場,為台灣收藏中國古玉主要來源,此時距中台因政治關係兩岸斷絕往來差不多二十餘年,台灣在經濟改革下帶動文化事業,屬同種同文的本地人士在眾多故國文物中,對帶有一層神秘感的古玉,有一種莫名的喜歡勾引出古玉收藏商機。當時台灣考證古玉書籍或資料非常少,除了博物院舊藏資料或刊物外,其他在市面上能獲得古玉知識工具,就只有那志良先生著有一些考證古玉書籍,如玉器通釋、古玉論文集、古玉鑑裁等,不過那先生的著作較偏向器型名稱與用途考證,對識別古玉知識來源不夠,較新的考證年代知識,還是須從香港輾轉獲取大陸新考古出土資料,或外國學者所著考證古玉書籍來充實,識古資源尚待更多新出土知識注入。

  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六年左右,中國大陸流自香港古玉為文革期間所收歸,多是之前大陸民間流傳品,少有新出土玉器夾雜其中,對這些流通古玉當時辨識年代方法,全憑經驗傳承加上個人心得做論斷,這是當時台灣民間一種共同辨識法。這其間中國政局在領導人更動之下有所轉變,國家政策朝改革開放路線前進,考古界也隨改革開放陸續發表新的考古出土報告,對台灣民間認識古玉文化知識有加深擴大依循目標。古玉實物與學術源自中國,台灣藉助經濟實力在時勢政局更動下,自香港輾轉購得當時十億人口沒有蒐藏的歷代中國古玉,這種因緣際會促成古玉更深文化交流,加上不斷引進新考古出土知識傳播於台灣社會中,與生活結合蘊育出古玉蒐藏風潮,使流傳古玉交流、蒐藏推向顛峰。

  在流傳古玉經濟交流中,古玉價值會觸探到年代鑑識問題,自一九八六年至一九九六年十年間,專家或學者曾對這個千古問題,透過媒體、雜誌發表個人考證年代獨特心得,但其內涵並未超越過去舊識都在追理識古,無法對考證年代提出科學鑑識法,發表變成一種形式旨在塑造個人公信形象。從認同來看表面上專家享受尊崇是不爭事實,但是我們必須指出,在社會上一片均以專家做為裁決基礎的文化中,專家是什麼?依然是一個尚待理解的問題。提出這個問題似乎顯得有一點突兀,因為當社會中眾多人以專家為標準同時,卻對這個標準的本質提出疑問,這不等於說社會上的多數人,並不知道他們所尊崇的為何嗎!難道專家不是正確、客觀、理性嗎?面對這些質疑,我們可以這麼說,專家受人尊崇是不爭事實,但這個事實是否真足以證明,專家的論述是正確、理性、客觀有待檢驗。

  歸究其因是社會大眾無法考核專家素質,又無科考法可檢驗所述結論,自稱專家就無任何後顧之憂,在經濟利益掛帥下有心人士看出大眾心理與考證破綻,藉推廣文化之名進行銷售獲利目的,透過人際關係塑造所謂專家形象,將自認是古代玉器售以國家蒐藏呈放於文化殿堂展示,之中是否夾雜仿古同造型、花紋今作工藝品,因無法檢驗結論導致真假難分,不但沒有展示意義並伏下未來古玉考證教育隱憂。回顧過去二十年來受時勢政局變化影響,古玉文化自大陸默默轉移,結合地方民情融合於生活中成為精神生活一部分,滋生台灣民間收藏古玉風潮,但隨世界潮流改變中國政局朝經濟改革開放路線前進,在經濟成長推動下今台灣要如往昔,收藏到精湛中國古玉必有一定難度。

  從區域與文化關連性來看台灣存有先天上困難,因歷史與地理關係過去沒有中原文化深遠背景,出土中原古代玉器機會非常渺茫,至於知識方面,一向都以經驗傳承做識古主軸,這種缺乏證據論述不能算是考證,嚴格來說只能當作是一種評論,其中難免夾雜與考證無關主觀想法,考證變成一種形式無實質意義,在這先天不良後天不足形勢下,加上今日仿古製作隨科技進步,仿古玉器可做到與出土玉器同型同紋類似自然的人工受沁,在缺乏科學辨識法之下,根據什麼能擁有代表性的中國古玉,這對台灣未來提昇玉文化知識並無正面效益。須要證據的考證工作,卻一直以無法檢驗結論的經驗法則來執行,事性須求與實際做法相不吻合,很難奠定鑑識古玉普世價值,反會產生負面效果值得當下省思。

第貳章:研創動機與目的

  中華歷代玉雕從時間、空間來看是多元性的,每個朝代所雕作的造型、花紋都在表達當代文化風格,與工藝智慧反應當時社會文明與進步,中華文化歷經五千年傳承,歷代先民遺留很多多樣化玉雕,不但是一種歷史物證,也是連貫古今文化思想有形環節。處於相同文化習俗的台灣因為文化經濟關係,過去三十年來也間接收藏一些大陸流通來台古玉,但這些所謂流傳古玉並沒出土證明不一定都是古代雕琢,因經濟利益關係之間難免夾雜近代仿古之作,在未有科學方法考證年代之前,都會碰到質疑結論年代問題。

  科學考證是可以證實的知識必須要有證據,那流傳古玉在科學考證年代中,就要有工後時間考證法和依據,先取得工後時間證據再辨證年代自然消彌無證爭議。玉器完工後始受沁過程即與時間構成關連,受沁是玉器表層質自然風化,不過仿古人工受沁可循化學途徑做到,考證工後時間若想以沁當代表,則所見之沁就要證明是自然形成,才能達到以沁當代表時間實質意涵。考證因應當下需要就要有一種自然受沁科考法,而對選當科考題材的流傳古玉受沁須通過先驗檢視,所謂「先驗」的意思,就是指先於經驗又使經驗成為可能性,智性範疇裡幾乎可判定是自然受沁,對研發科學辨沁法才有可能實現機會。

  因歷史、文化、習俗關係民間收藏很多流傳古玉,過去因工作關係雖曾見過一些質潤工美雕作,但都不具代表性希望將來能有機緣遇到。這個寄望直到八○年代末機緣成熟,巧遇整支用玉琢成劍身上,雕吳王夫差自乍用鈼兩行八字小篆銘文玉劍,不但質潤工美受沁開門,難得的是整劍完整名氣之大令人無法想像,乍見此劍瞬間感覺有股王權氣勢威攝逼人,無法想像民間竟有此等稀罕文物匿傳,有幸逢之這位歷史名人用玉雕作遺物是何等殊榮,若能以此玉劍做為考證題材,研發出文物科學考證知識,幫靜態文物透過證實法表達,重新讓世人認識才不會埋沒稀有文物光華,實現過去一直藏於心中想做志願。

  歷經多次交涉眼睛無法看到地方再經X光拍照,慎重檢驗器形有無缺損修補,最後終能如願以這支玉劍做研考題材,內心雖很高興但所承受壓力卻無比沉重,其實選擇這支玉劍做研考題材,是在強逼自己接受嚴謹的經驗辨別素質檢驗。當時的決定僅憑著過去對流傳古玉的辨別經驗做出判決,並沒有一種科學考證法來支持這種決定,日後也定要面對自己或他人所研發出來的某種科學考證法,再作一次客觀嚴謹的識別檢驗,結論只有對或錯其中一邊,並沒有中間灰色地帶可閃躲,萬一日後經科學驗證玉劍不是當代遺留文物,否定過去所依恃的經驗辨別,勢必承認在辨別認知過程中定有偏差須重新修正。

  相對的如果經科學驗證玉劍是春秋末期吳王夫差遺物,不但沒錯失獲寶機會也在確認自己當時辨別素質,同時也奠下日後研創科學考證潛能,這種客觀自我檢驗或被檢驗方式對研創者應欣然接受,定要經歷一番焠鍊才能脫穎而出。另外也深深瞭解銘文玉劍不是考古出土玉器,缺乏最重要的出土時間、地點能夠證明是當代文物,考證根據不能僅以無證推論做交代,不但方法稍嫌草率結論也無法檢驗很難彰顯鑑真價值,對可能是真、善、美加上稀有古玉文物,在缺乏證據佐證下不但無法取信於人,還會被無證的紛擾主觀爭議所淹沒,若真是當代稀有珍貴文物,反而造成一種無意義的物格傷害。

  玉劍品相完整沁色古樸,劍上又留有歷史名人銘文難能可貴,也因這樣是否為當代玉雕的真實性倍受質疑,雖想盡力辨真卻無科學考證年代法,若還是從材質、造型、花紋、工具痕跡綜論當推斷年代依循,也只是同理論換人再說一次並無特別之處。確實沁的形成不但增加玉器舊感,也是斷代前不可或缺考證環節,可惜當下論沁者並不知受沁成因、過程、結論,僅憑個人主觀感覺論斷,反錯亂了考證步驟一直在無盡謊言中環繞,對自己或後學都不好。辨沁是考證年代必經過程與斷代有關但不是依據,其應用極限僅能至辨舊或古,但考證若缺乏這段驗證是無法將過去時間與工後連結,是在耗費求真精神與時間。

第參章:相關考證方式探討

第一節:古籍考證缺點

  開啟考證古代玉器知識,是從北宋開始研究,當時視這種研究是一門深奧學問,沒有注意到從日常生活取其他器物作旁證,無形中孤立了玉器研究。宋代古玉的研究著重在形制以及部分論玉,比較重要的有三部書,依恃三禮圖宋聶崇義撰,作者的用意是從周禮,儀禮,禮記這三部書,只有文字記載沒有繪圖,認為如何解釋都無法詳述,就根據三禮本文及其注釋,用個人的想像繪出古玉圖形,所作之圖因無見到實物,與後代出土的實物考證,幾乎是沒有一件吻合,二是考工記解,宋林希逸撰,這部書專講周禮中「考工記」一章,方法效三禮圖,所作之圖也與三禮圖相仿與實物不合,三是古玉圖譜,宋龍大淵等奉敕撰,錄器六百五十餘件,是宋代唯一專講玉器的書,後人考據這部書是根據三禮圖偽造出來,自然是無可信據了。

  這三部書的共同缺失,是講玉器而未根據實物,研究的方法是只從古籍中找答案,難以得到正確答案,研究路線走錯了方向,到了元代論玉的書只有一部,是朱德潤論玉器形制的書「古玉圖」是根據實物繪圖,比起宋代之作是進步了,只是所錄之器不多,說明也很簡單。明代沒有專門研究玉器的書,只有在文人筆記有片段記載而已。到了清朝末年,纔有三部專論玉器形制的書出來,一、瞿中溶奕載堂古玉圖錄,二、吳大徵古玉圖考,三、端方陶齋古玉圖。這三部書的共同點三位都是古玉收藏家,把自己的收藏用圖描繪下來,然後逐一考證,這是正確的研究方法,三位之中以吳大徵所著的古玉圖考最為人所共認,吳氏把自己的收藏繪出圖形,然後根據經史考各器之用途,改正前人只從經史想像而無實物考證的缺點,到了民國初年所出幾本有關玉器形制的書,似乎只專重器形而忽略了考證說明的重要,如黃睿著衡齋藏見古玉圖及古玉圖錄,有圖無說明難了解古玉的用意,二、李鳳公著玉雅書中每頁分上下兩欄,上欄印古玉圖片,註出其品名、收藏人;下欄抄錄古籍中論玉記載,無考據引證與上欄之圖無關。

  綜觀以上所舉的考證古玉這幾本書,宋代之作研究方法明顯是錯了,民國以來之作,專重圖形缺乏考據說明,在古玉的研究中只能視為資料,故無法從書中得到有關古玉知識,至於清末那些著作雖然比較完善,但是囿於當時環境,沒有科學發掘和博物館的收藏比較,只能把個人收藏作研究對像,而研究方法只對證經史,形成研究古玉目的只在詁經證史,考證侷限於經傳之中,無法跳脫其範圍,相對的失掉了考證古玉的原意。註《那志良著:古玉論文集》          

  從這些古籍來看考證流傳古玉年代,都未提到與時間有關的受沁,清山西劉大同在所著古玉辨中雖有提到受沁,但對受沁做出深不可測結論,意思是作者不懂沁,卻從談論沁色中,塑造古玉十三彩二十五種顏色之說,影響後代以形容沁色做斷代看法。從現代知識來看沁色是沁質結合被沁質的顏色,作者對沁質的種類、劑量與來源方式,是自然或人為提供都無法辨別,沁色之說是在不懂沁之下的矛盾想像,對證舊斷代並無正面意義。

第二節:西方考證架構

  中國是歷史悠久文明古國,清中葉西方藉通商之詞敲開中國門戶,利用貿易往來順勢帶走很多質佳工美的古代玉雕,從文化期至明清都有年代連貫齊全,其中還有很多是當代代表作國內也是少有,可從外國博物館典藏或學者著作中參照圖片得到證實。

  屬於東方文化的中國古玉,西方學者在這塊領域不但有深入研究也有相當的著作,其中有幾本對古玉考證年代剖析是值得推薦,例如:
《Ancient Chinese Jades》Max Loehr 編著,Fogg Art Muscum 館藏。
《 Chinese Jades from Han to Ching 》JAMES C.Y.WATT 編著,Seattle Art Muscum 館藏。
《 CARVED JADE OF ANCIENT CHINA 》ALFRED SALMONY, PH.D.HAN-SHAN TANG 藏
《 CHINESE JADE FROM THE NEOLITHIC TO THE QING 》JESSICA RAWSON 編著, British Muscum 館藏。

  這幾本著作內容都很精湛,書中刊載收藏玉器很多是造型特殊質潤工美代表作,大概多是清末民初西方財團結合學界有計劃大規模收購,後再轉贈給博物館做蒐藏研究。作者對考證年代看法,除了參考中國古籍與考古出土外,還加上歷史、宗教、文化、美術等知識,分析玉器在當代生活中的用途與典故,對玉器文化有相當深度認識,現在來看即可瞭解當時西方,在考證中國歷代古玉文化知識,所投入的治學精神與態度是值得學習。

  西方自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後,歷經二百多年間從生活經驗中發覺很多新知識,不止提升各種行業技術水準,也逐漸改善生活品質,在不斷求新與開創精神下,以實驗為理論最終目標,開發出多元化科學知識,其中的考古知識在中國器物考證,並沒受到時間、空間與區域文化隔閡一樣可考證出接近正確年代,這就是為何要向西方學習考古知識原因。

  但從過去多本著作考證結論來看,還是有某些被考證流傳古玉對年代確認,未能達到接近正確年代,主要是這些被考證的流傳古玉,在當時尚缺乏這方面考古出土資料,無法僅靠古籍或文獻資料,從質工、花紋風格就能定出正確年代,例如石家河文化或良渚文化等玉器,這些在三○或四○年代,考古出土報告未正式發表之前,學術界將這類玉器大都歸納在西周與實際年代較晚一千多年,這是當時學術界一種較為保守的考證共識。

  西方考古知識一直是東方學習對象,不過對考證中國流傳古玉年代,目前還是沒科學考證工後時間法,主要是西方對物理研究非常深邃,而影響考古偏向物理考古,從碳14、質譜儀到近代分子考古等,都是以物理學為基礎研發出來的考古法,這些以檢測質量元素同位數比質數據,是不能當考證質成器後時間依據,因這些數據不能證明與雕工或工後時間有關,若一直以物理考古當科學考證年代唯一方法,考證與實際需求是有焦點微差,結論還是跟以前一樣無法檢驗。

  無證玉器科學考證年代應著重雕工不在玉質,雕工考古在工後時間證據,玉質考古在質化物理數據,玉器雖是質工同體,但質化物理數據是不能充當完工時間證據。如何研創出科學考證工後時間法,才是根本解決當下考證所面臨問題,其實只要回歸到自然仔細觀察,從本以存在的自然質化跡象,當詮釋時間代表與驗證新古依據,即能走向雕工科學考古路徑,因在此之前發現不同時間、空間,自然受沁有相同型樣沁痕存在道理。

第三節:單就質或風化論不能斷代

  玉器的材質是一種礦物,從考古出土玉器作礦質物理分析,目的是在增加瞭解當代用玉知識,流傳古玉可僅以當代用玉知識,當考證玉器年代根據嗎?玉器考證玉質屬礦質物理分析本無可議之處,但以礦物物理結論當考證流傳古玉年代依據就有可議之處,這種論述如果仿古玉器,利用史前或三代兩漢出土殘器做為雕琢材質,在之後某個朝代或最近加工,即古玉後工或新工,廣泛來說如果找出史前或三代兩漢,所使用的相同礦系做材質,仿史前或三代兩漢器型雕琢該如何分辨!玉質生成時間可能要數億年原本就很古老,但質成器要經過人為雕工步驟,考證年代不能僅藉玉質本就古老,套上一種礦物物理分析論,而沒有考證質成器雕工時間方法和依據,試問質老、物理論與雕工時間有何關連?

  討論這議題至此又衍生另一種與質變有關考證論,是以次生變化論當考證玉器年代辨識法,是否有實際效益須要檢討。次生變化是一種化學變化,次生礦物根據土壤物理學解釋,此為在低溫反應中所形成者,故多是原生礦物發生化學變化而產生的新礦物,這種礦物生成論在玉器辨證年代上與雕工時間並無連結,如何即能轉化成一種考證玉器年代法!從礦物學來看玉是一種礦物,玉器質雖是礦物但礦物生成變化,可當作辨識雕工時間看待嗎?論述內含並無連貫辨識工時環節,如果考證經人工雕琢玉器年代,僅藉與質有關的次生變化論當辨證玉器年代法,那其他與玉器變化有關自然科學也可當成有效考證法!

  這兩種論述很明顯都缺乏,科學考證質成器後至今時間方法與依據,僅就玉質生成時間古老或質變論,當考證年代辨證時間入門檻是很牽強,物理論述中缺乏自然質變辨證依據,考證流傳古玉年代變成完全依個人主觀意識判斷,真能當作考證年代有效方法嗎?玉器實物觀察玉質、雕工、風化三項是同體,但各項卻有截然不同的內在意涵,在沒有明辨考證道理劃清各項考證前,就不能僅以其中一項相關論述概括其他考證項目,不但模糊考證焦點相關論述引用動機反而受到質疑。結論是一種跟考證雕工時間完全無關,另一種沒有玉質自然次生變化辨證依據,如何確認表層玉質變化是自然次生變化,兩種論述與考證重點並無連貫環節,如何從中考證出流傳古玉年代!

第四節:考證造型、花紋多重意義

  造型是指器物形體,具有長、寬、高等架構及分辨形體大小尺寸,無論是人物、動植物或幾何造型玉器幾乎都有。從工藝美術來看造型是由不同大小面,包括平面、弧面、不規則凹凸弧面,以及面與面之間所夾的角稜線等所組成,因此觀察造型好壞除了長寬、厚薄、高低對等比例適中外,還必須從完成的玉器檢驗面與角稜線的磨雕技術。從技術層面來看是要求玉器表面,無論大小凹凸弧、平面都要磨到平滑順暢,把每次磨去部份當作一個小面來看,面與面之間不能看出有銜接痕,否則由小面組成的大面會看到波浪痕,若有這種現象表示緊臨的兩次磨工,磨掉部份因角度偏差或入玉深淺不一所造成,面與面之間交會的角稜線,必須彎直順暢銳不刮手,這些優良磨工從文化期出土玉器就可看出端倪。

  花紋是指圖案紋飾,組成花紋的骨架是線條,玉器從簡單到複雜的花紋都是由線條組成。線條有深淺、寬窄、直灣線雕由線段銜接而成,線工分陰陽雕兩種,陰線工雕技講究入玉深淺寬窄均等,線段銜接無停滯之感,線溝兩邊與面相接角端不能崩角。陽線工優缺是建立在陰線工基礎上,從兩條平行雙陰線留下兩線間距兩旁磨低,主要觀察上端所留間距等寬,下端與磨低底面相接角端要明顯,兩旁磨低的面要等平,從平面上來看陽工線條才有順暢立體感。雕工無論碾線磨平都牽涉到,鉈具轉速與解玉砂銳度等問題,技術上要掌握鉈具入玉力道與角度適中才能達到面平線順水準,可從三代兩漢出土玉器花紋看出碾雕效果,這一層考證重點主要是在檢驗,造型與花紋根源的雕工技法優缺,但無法從技術優缺考證出雕工新古,原因是這種考證與工後時間沒有連貫。

  造型與花紋是在表達當代文化風格,所以考證年代都從造型、花紋對比考古出土玉器斷出年代,但這種考證方式僅適合有出土證明的玉器所用,前提是玉器的造型、花紋來自雕工,已經有過去空間證明是過去時間完成的古雕。流傳古玉並不是考古出土玉器,本身已缺乏過去空間出土佐證不知道雕工何時完工,考證年代若循考古模式,屬於雕工範疇的造型、花紋,必須先提出過去完工古雕時間證據,這項舉證不能僅以同形風格論取代,同形並不表示就是同時雕作,風格論是對某種看法表示認同,不能充當工後至今時間古證,待時證先區分是否後仿前雕之後,才能依同形風格考證過去時間階段的年代。考證造型、花紋在雕工未證古前是檢驗工法與雕技好壞,證古是驗證工後至今時間,證古後對比同形風格是辨別年代,這三種考證內涵各有不同意義及深淺、先後之分,用意是驗技、證古或是斷代要釐清才能貼切表現考證意義。

第五節:從工藝考證雕工時間質疑

  玉材成器需經切割、磨平、鑽孔、雕花到拋光等幾道工法,雕工僅是這幾道加工之一,今以雕工來統稱這幾道工法。雕工是以技術、經驗為主,完成的玉器才具有工藝美術價值,雕是一種工藝動作行為,雖可理解進行過程卻無法留住當時雕作時間。雕工古今都是人為工藝,從工法來看差別是技術好壞,古今是過去或以往與最近或現代差別是工後距今時間長短,雕琢工具古今可能有些不同,但工法與步驟應沒多大改變。雕玉成器固然需要一段進行工時,卻無法從成器後的工法或工具痕跡比較,即能得知是過去何時雕琢多久完工,因為這段進行時間屬過去進行式今已結束,考證雕工時間並不包含這段過去進行時間,而是要考證完工後至今這段時間,證明玉器雕工是過去完工。

  考證工後至今時間若從玉器造型、花紋,僅經工法對比考古出土玉器工具遺留痕跡,假設是類似工具痕跡就能當作是,與過去相同時間古雕依據推斷嗎?其實這種假設就實際來看是一種心智認為,因為至今並沒有出土古代雕玉工具,已無法先證明類似工具,何能更進一步以類似痕跡當推斷時間依據,這僅是一種合理想像不能當推斷依據只能當參考,反過來說假使日後出土古代雕玉工具,複製工具雕琢能當作古代雕工嗎?這些質疑可以點出若以「類似」工具痕跡,當考證雕工時間合理推斷依據,事實與考證時間要求有很大落差,例如工具痕跡與時間有關連嗎?還有雕工與時間靠什麼連貫?兩者間共同介面在那堙I這一連串問題都未提出合理說明,不能僅以類似詞彙充當考證時間依源,所以這種想法目前為止,以後也不可能與時間有交集而能連結到時間,究竟如何考證工後至今時間?

  對比到類似工具痕跡最高極限,只能證明雕工有相同經驗法則與時間毫無關連,若沒有更進一步提出雕工與時間連貫環節,考證意涵就不能跳脫工藝範疇,僅是一直在工藝範疇環繞。雕工考古是想知道雕工是不是古代雕工?最完整的證據就要有古代完工至今時間證據,所以取證時間就不是再回到待證雕工以合理想像溯出,翻轉考證所要求原意,變成雕工證明時間不是時間證明雕工,考證的客觀性在自認合理的想像中瞬間消失,或是本來就沒考慮到這點。玉器與時間連結介面是玉器表層質,這也是玉器雕工最後工跡存留處,當然包涵雕工完成的造型、花紋或銘文、符號等,表層質化受沁是恆動性過程就與時間構成關連,受沁是工後形成可成為考證工後連結時間環節,自然就脫離工藝範疇進入考證時間領域,至此可以理解為何不能從「類似」工具痕跡來考證雕工時間原因。

第肆章:無證玉器考證年代新概念

第一節 : 新古觀初判距今時間長短

  一般對器物的時間觀通常會以新古做大概區分,意涵是判斷器物完成至今影射經過時間長短,新古之別即是分辨過去、現代時間代名。這種通俗辨別觀是從生活中體驗出來,但其辨別法僅是合理想像不但抽象也缺乏證據,往往會因辨識者主觀意識偏差引發結論爭議。通俗合理的經驗判斷雖不適用於,要求嚴謹的流傳古玉考證年代上,但以新古觀區分過去或現代時間長短意涵,是可運用於流傳古玉考證年代前,先辨證玉器完工後距今時間長短廣義觀。

  器物無論大小都具形體應從那媬諝j?一般都從材質、造型、花紋等幾項判斷綜合連想出時間,表面上這種想法好像合理,實際上這幾項判斷與時間並無關連,有必要重新思考除了這幾項以外,到底是「那項」能代表恆動時間與玉器構成關連,若能通曉這點即能解開器物該從那媬諝j問題。器物無論是用什麼材質做成完成後放在任何地方,表層就與空氣或其他接觸物質,隨時間流逝產生質化結合,質化跡象會因本身質地與外結合物質、時間、空間等不同相關因素而異,種種不同質化跡象很容易在生活中見到,例如金屬生鏽、木頭腐朽、礦物風化等痕跡,輕微的會使器物表象呈現斑駁舊感,嚴重的會腐蝕器表改變器物原貌。玉器材質是一種礦物,質沁跡象會散佈在玉器表層,此即為玉器完工後被後來永無休止時間慢慢往前推,則表層質沁跡象就是進入考證時間途徑。

  古今玉器都經人工雕琢而成,雕工從開始至結束這段時間是在過去或現代完成,應要有一種分辨法與依據,過去以古、老、舊與現代以今或新做出區別,辨別雕工新古是來自完工後至今時間證據,不過辨別工後至今時間,不是重回屬於雕工範疇待證的造型、花紋風格論述,不但矛盾也與自然時間無關,而是從與時間有關的玉器表層質化跡象,為考證工後至今時間著點連結時間,從無始盡時間中劃分出工後距今時間長、短,實質為雕工辨證新、古。傳統考證並無工後時間這種想法,在此形勢下也僅能從質、造型、花紋論述直接塑出年代,很明顯程序上缺少考證工後時間步驟考證有斷層,彌補此陷應在考證年代前植入證古觀念,落實於考證中自然就與現代劃出區分,新古觀雖很通俗但可使辨證無形時間,在意識型態得到理解做為考證年代開端。

第二節:考證時間與考證年代區分

  時間泛指時刻長短,物理學指運動不絕的進行過程,從過去、現在直到未來永不停歇,歷史年代是過去時間中某階段,時間與年代各有不同義涵不能混淆,考證年代若未明辨之間差別,就沒有區分時間與年代層次構想,如同日常生活對時間以年、月、日或時、分、秒,定出區分時間長短間格一樣,如何釐清考證時間與過去時間中的階段差異對照。

  從時間觀來看玉器從材質加工成器後定出完工時間,但恆動的時間依然繼續運行,從過去到現在可能歷經百年、千年或更久,無論這段時間有多長都將他歸入過去時間來看,也就是時間三式中的過去式,可用古、老、舊來形容與現代做出區分。

  歷史上的年代名稱與年限分辨是根據文史資料制定,年代與年代之間從無始的過去時間來看,是一種永不間斷連續性前後關係,每個年代始末雖各有時段但都不盡相同,從時間過程來看全屬過去時間中前後階段,所以無論要考證什麼年代都是源歸於廣義的過去時間,才能容納前後關係與不同時段間差別。流傳古玉考證年代在此架構下,就必須從玉器本身再區分表層與造型、花紋兩個層次,配合考證時間、年代兩階段,才不會犯下同層面重複考證缺點。

  考證時間與年代構想,從抽象的時間觀到制定區分時間、年代方式,與觀察計時器上短針計時、長針計分道理相同,是同軸同界面不同層次意識區分,這樣各層次考證意涵才能分明也各有依據。

第三節:時間媒介與雕工連貫界面

  雕工始自去陽留陰時間就在去留進行間悄悄溜過,不過從雕工是看不出溜過的時間,但所有雕工卻都被時間留下注記,所謂雕工時間詞彙,必須把動態雕工與無形時間連貫起來,才能實質表達雕工時間意涵。

  以時間三式來看雕工過程,有進行式、完成式與過去式、現在式之分,屬於雕工範疇的造型、花紋可視為雕工完成式,但這完成式是過去或現代完成,需要有一種證據辨別法來判定,但一定不是再回到待證雕工本身論述。雕工是一門塑形工藝,只要有古代造型、花紋以今日的雕技、工具也能仿雕古代一樣造型、花紋,在此前提下流傳古玉是否來自古代雕工,考證重點是在時間不在雕工,考證時間若從工法、工具痕跡推論,將今所見式樣套上相關經驗論述,就能轉變為過去完成式嗎?這之間並沒有任何與過去時間連貫事證,則以雕工為主所引申出任何與時間有關論述就空洞化。

  從完工玉器來看表層即是雕工最後工跡後才開始受沁,則前工與後沁同在玉器表層,表層成為雕工與受沁兩者間共同界面才構成連結關係,受沁是玉器表層質風化現象,過程就與時間構成對應關係,受沁可視為無形時間一種有形代表,也是雕工連貫時間媒介考證時間環節。媒介是發生介紹作用的人或物,目的是要發揮傳導效能,但媒介只屬中間傳導者,本身是被動間接性不具源動效能,傳導源動效能需要有效連結證源根據,意思是媒介需在何種條件下才符合具有傳導時間效能佐證雕工。

  時間有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式,不同地點任何大小空間的時間,目前只有過去、現在二式沒有未來式,媒介所要傳導的時間是過去式,媒介是否有傳導過去時間效能,根據時間、空間相對道理需經證源過去空間證實,才能確認媒介傳導過去時間的有效性。但過去某個空間現在看不到也無法想像,詮釋時間的受沁是可以看到,不過是否來自過去某空間的自然受沁就必須檢驗,因為現代玉器可循化學途徑做出人工受沁,只有在證明是自然受沁時才具有傳導過去實質效能,成為一種能代表過去時間具形證據。傳導道理就如同導電一樣要知道電源來自那堙A以及有效導體的質、性、形等相關條件要符合,否則只有空洞連貫形式而無實質傳導意義。

第四節:自然或人工科學辨沁哲理

  玉器在時間過程中遵循自然律動的質化現象是為自然受沁,但這種質化仿古玉器可循化學途徑,做出類似自然的人工受沁,目的是增加仿古玉器古樸感,可從工藝品晉升到文物價值是仿製誘因。從歷史上來看人工受沁自北宋就有俗稱老提油,與自然受沁同在雖已歷經千年,卻一直沒有科學方法可以分辨,主要是自然或人工受沁沁化道理相同都是質化結合,不過雖屬同理但其性不同,之間差別是在沁質的提供方式與種類、劑量,和受沁介質的水分、動能溫度的溫差、時間等不同,這些複雜相關問題就不是目前人類知識可以解決,所以辨沁至今還停留在想像階段。從器表質晶體結構來看,自然或人工兩種沁化過程都會破壞表層質,原來晶體結構型態而改變表層面像,視覺雖可看到沁像的形和色,卻無法從形或色來辨識自然或人工受沁,達到由辨沁當辨識時間途徑。

  時間是自然恆動過程無法量比,因此辨證時間需要藉某種有形痕跡或符號來代表無形時間概念,才能進行辨證有效分辨古今,選擇受沁做考證時間途徑,是想藉蘊含時間意涵的沁痕,經辨證後可當導引時間導體連貫不同空間線索,時間證據化才能看到可循依據,問題是如何辨沁?辨沁目的既是要引證時間辨別古今,在此需先理解質化受沁與時間、空間對應關係,這是超越物理世界的形上思考,之後又回歸物理世界接受證實或證偽檢驗。若從受沁起因、過程、結果三階段連動關係來看,自然現象中的受沁起因,對於玉器表層質所產生的受沁,從無到有的某種痕跡出現會有一種必然決定關係,質化雖是一種自然法則,但並不表示今所見的受沁都是來自自然法則,目前並沒有科學方法可以辨證。

  哲學中追問實在的形上學因果關係來看,受沁起因、過程、結果三種連動階段,是物的變化在自然現象當中發生的前件,對於後件的產生與變化而有的一種必然決定關係,以自然知識為基礎用哲學思考模式,要達成科學辨沁就有脈絡可循,只要從結果確定是自然受沁領域,找出任何一種可辨識痕跡,結果是受制於起因和過程二階段,可辨識痕跡就是分辨自然或人工受沁對比依據,此法即能越過想從物理世界,取得自然受沁科學數據受制於自然因素的困難。但這只是辨證法在法之前是如何先確認,辨證依據定是自然受沁才重要,構成自然證源基本條件,是完全排除現代人為的可能性,在此原則下最好是來自古代雕好玉器,被遺忘隔絕在過去某個空間,後人不知道也想不到,經一段漫長時間之後在無意識下被發現,完全符合這些條件是來自,證實是過去空間出土玉器就是自然辨沁依據。

第五節:從空間蒐尋連貫過去線索

  空間是指上下四方,雖容易瞭解卻有點空泛,所謂不同或同空間,要看運用所設位置和範圍而定,若將空間範圍擴大來看,包括之前所設位置和範圍就屬同空間,相對的同空間也可再分割,不同位置和範圍小空間,主要是看在運用上需求,但也不能無限擴大或縮小會模糊運用範疇,考證玉器雕工是現代或過去完工,對空間關係的瞭解是不能缺乏的。

  若把考古出土地層下墓穴當成一個空間,此空間從區域性來看僅屬於區域空間中一點,墓穴中葬玉受沁變化除本身材質結構與埋葬深淺外,其他決定於當地空間自然環境因素,例如四季季節氣候變化影響當地溫度、空氣中水分含量與地質土壤物理、化學性等,眾多與自然受沁相關科學,今除玉質結構有從礦物學研究外,其他與沁化相關自然科學在過去考古都未曾提過,對自然沁化知識瞭解當就非常缺乏,對識沁到辨沁就只能以傳承經驗論述,或僅以某種相關自然科學論當辨證門檻,事實不但不對也很空泛有時反而徒增識沁困擾。

  就不同區域如東南西北方,地層下墓穴或一件葬玉位置做宏觀、微觀,空間無論在什麼位置、範圍大小,都是決定玉器葬後成為何種沁相不可分割的關聯性。時間同時走過地上與地層下過去營造墓穴空間,葬玉因地層隔閡關係,留有葬後與人為因素完全無關自然沁化跡象,無論是何種沁化跡象都是經過漫長時間自然形成的,則地層下過去墓穴空間也是葬玉舉證過去完工時間來源,這就是為什麼考古出土玉器不必舉證雕工時間,可直接根據造型、花紋風格推斷年代原因。

  從兩件不同來處玉器發現受沁有同型樣沁痕,若把一件玉器來處當作一個空間來看,兩件以上不同來處就是不同空間,因此得到不同空間玉器受沁有相同型樣沁痕心得,這對流傳古玉在雕工考古有何幫助!受沁雖與空間有關但辨沁若僅從空間論,同型樣沁痕是否具有連貫不同空間效能?空間是指某範圍,不同空間差別是在位置、大小,受沁是一種自然質化,若這質化方式是循人工化學途徑製作,事實上在同地點或不同地點,都可製作兩件以上接近同型樣沁痕,空間與同型樣沁痕之間,缺乏沁痕是在空間自然形成證明,則僅以不同空間論,同型樣沁痕沒連貫不同空間效能,這對流傳古玉在雕工考古沒任何幫助。

  不過就實際來看時間、空間是不可分割,則空間中所有人、事、物,因時間關係就有古今、過去、現在時序之別,再重新觀察空間與受沁關係。當下空間曾是過去空間,目前尚屬過去空間在那堙H能證明未與現代觸通地上或地下過去自然或人為空間,空間中任何器物表層質化,都是從過去到現在自然形成,以此邏輯從有過去空間證明考古出土玉器,找到舉例的白絲狀同型樣沁痕,不但可證明此種沁痕是自然形成,同時也是連貫古今不同空間線索型化過去時間代表,印證辨沁方法可為雕工證古、斷代理論是正確的,但目前取得有過去空間證明古源證據,受限於人事隔閡暫時無法做最後驗證,若依發現前例推斷應該是有白絲狀同型樣沁痕。

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