參觀人數:
580853

   受沁與斷代



尺寸:長度 4 4.5 cm 格寬 4.5 cm

器型:玉劍銘文與受沁局部放大的沁痕圖片
古物尺寸:  

器型:戰國榖紋圓勒與玉表沁痕放大35倍圖片。
古物尺寸:高度 4.3 cm 直徑 2.3 cm

器型:若戰國榖紋圓勒沁痕是自然形成,根據對比驗證則吳王夫差銘文玉劍上沁痕也是自然形成




第伍章:受沁從土壤物理關係探索辨沁

第一節:辨沁選擇沁色或沁痕比較

  出土古玉因久埋於地下長期與土壤接觸,出土後大部分都會有受沁跡象,受沁一詞是民間對玉器與外來質自然結合後的現象俗稱,科學解釋是一種礦物風化跡象,就不同沁象相比較是在型態、色澤差別。這種物質結合變化不只是在地層下墓穴中進行,在其他任何地方只要接觸空氣或其他物質,隨時都在進行這種質化變動,任何材質做成的器物表層在接觸後由於化合作用,即漸漸改變器物表層原來平滑面貌,例如金屬生鏽、木材腐朽、礦物風化等都是質化所留痕跡,雖然材質各異但只要稍微用心觀察都能看出不同質化特徵。因為這種自然原因屬於礦質的出土玉器,在表層質化受沁處會有玉質顏色和晶體結構受質化變動影響,玉質會改變局部原來質色、晶體形狀、排列結構等,這二種受沁變化現象傳統通稱,前者為「沁色」後者為「皮殼」,但這兩句沒有定義片語不能拿來作考證年代依據只能當參考。

  沁色之形成是玉器在質化受沁過程,因吸附、連結與沉澱作用,玉質結合到外來礦物質、有機質、膠體物質或其他沁質,這些沁質其質色慢慢改變部份玉質本來顏色所形成。

  皮殼之形成是玉器表層質晶體形狀與排列結構,在質化受沁過程因吸附、連結與沉澱作用,結合的沁質粒子佔據晶體間原有間隙,加上酸鹼值差異和溫差熱漲冷縮擠壓關係,改變原來晶體形狀和排列結構所造成。進一步觀察這種結構性破壞,因含酸鹼值的土壤水經滲漏和滲透作用與物化循環關係,經時間累積使表層區面玉質,有結晶瑕部位擴大溶解或腐蝕裂痕,無結晶瑕區面造成單位面積之間不同平差。這些平差現像從受沁較明顯表層區面來看,主要是晶體形狀遭酸鹼值溶解或腐蝕程度不一所造成,之間會形成極細微高低落差,這種極細微高低落差有的很密集有的很疏離,與沁色一起散佈於玉器表層任何地方,落差細微的像皮膚皺紋,落差明顯的像橘子皮表層。若在顯微鏡下放大倍數觀察,這些極細微溶解或腐蝕痕跡,有點狀、絲狀或斑狀及其他不規則狀等,各種形狀都帶有沁質色,這些帶色痕跡即是沁痕,因此可以瞭解受沁跡象所謂皮殼,是有不同形狀的極細微溶解或腐蝕痕跡,集結在玉器表層所形成的現象俗稱。

  但考證受沁要從同化學源所產生的沁色和沁痕兩種跡象著手,若兩者要作為考證受沁辨別依據,應該選擇其中那一項較能符合考證辨別要求,比較前應先瞭解視覺記憶差別有助於選擇。受沁常態視覺上是先看到沁色,因為與玉質顏色往往有對比效果,雖是如此但視覺對顏色的辨別是印象比較較為抽象,其二對看到的顏色無法象長度或重量做出一種計量,另一方面顏色詞彙是混亂的,不同的人對看到的顏色有不同的稱呼,這些原因無法使沁色制定一種或數種標準,考證受沁若要從沁色作辨別,因無法制定辨色標準,所以不適合從沁色作辨別考證。而沁痕是極細微隱於沁色中,需透過顯微放大才能觀察到,與沁色比較是不同層次的視覺觀察,沁痕雖很細微但卻有型樣,可作為一種辨別對比標準,以視覺記憶印象作比較,比沁色適合用來作為辨別對比依據,因此考證受沁應該選擇沁痕作辨別依據。

第二節:葬玉受沁與考證年代關係

  考古學至今並未將受沁列入考證年代必考項目之一,主要是考古出土玉器已具有出土時間、地點,證明玉器是在過去某一時間點入土陪葬,無論玉器是在陪葬前多久完工,陪葬當下就是將玉器放置在另一個空間,重新開始計算至今時間的保存處,所以出土玉器因出土地下墓穴證實是過去空間,而確定玉器是過去某年代或之前雕作,不必再藉辨沁相關研究提出雕工是過去完成時間證據。因為這層關係考古學不需要再從玉器本身,探究質成器後至今時間證據從何而來問題,所以考古包含古代工藝、美術、礦物等相關學科,而未有沁之形成相關科學研究。

  民間雖自清朝就有受沁論述,但對受沁生成、過程、結論並不瞭解僅憑個人看法論斷,今也沒有一種科學方法可以辨別,因此對受沁論述至今只能當作是一種考證年代參考不是依據,在不同與不懂立場之下一直無法受到學界重視。此外鑑識從觀察、分析到結論對雕工時間表達,目前還只是經驗論述並沒有實證法,此意是說如果玉器是西漢早期雕作,考證雕工時間就應該從玉器本身找出,西漢早期完工至今這段過去工後時間證據,佐證玉器雕工才符合科學考證要求,這句話乍聽是難以想象,不過仔細思考內涵卻很實際,問題是時間無形過去已逝無法觀察如何舉證?所以舉證時間在觀念上要有所調整。

  古人觀天文定曆法分辨人、事、物前後關係,自然也在時間流程中悄悄留下物的質化記號,例如風化、生蛂B腐朽等痕跡,這些都是自然利用自然質化記錄時間留下的符號,可做為分辨離今遠或近物的時差依據,考證時間只要理解時間與痕跡相對關係就有考證方向。受沁是礦質玉器一種風化現象,過程就與時間構成關聯,則受沁就成為進入考證時間門徑,但受沁有自然與人工之別,這就是為什麼需要科學辨沁方法原因。受沁是一種可觀察的質化現象,其中變化與多種自然科學有密切關係,雖然目前沒有鑑識自然或人工受沁法,如果從其他相關自然科學探索,是否能從中找到自然辨沁法,應是值得嘗試的一種新開端。

  受沁是一種高度錯綜複雜物理、化學變化,促成變化的內外在因素除了沁質的質性與種類、劑量、酸鹼值不同外,還有空間空氣中的水分、溫度與時間等相關自然因素,這些複雜變化相關知識,已不在與考古有關的歷史、藝術、礦物學等領域,因此對受沁瞭解有必要再引入更多相關自然科學,從中擷取有關知識遞補辨識不足之需,探討受沁生成、性質、成分、形態等問題。陪葬玉器從考古出土實際觀察,是深埋於地下土層中與土壤有著密切接觸,土壤物理化學變化應該是最直接影響玉器受沁生成條件,對受沁物理、化學暸解會有一定程度幫助。例如外在沁質是如何進入玉器中,就是從土壤中的水分受溫度變化影響,將溶於水中的沁質經水的滲透壓與滲浸作用滲入玉裡,在溫度升高水分蒸發時,將沉澱於水中的沁質沉積在玉器表裡,水分就是受沁媒介,溫度就是受沁動能,較詳細的溫度、水分、沁質結合變化知識,都在土壤物理學中,這是引述其中相關性知識目的。

第三節:受沁動能溫度

  溫度為受沁一個極重要動能,溫度直接影響墓室中空氣、水分構造微生物和酵素活動,增進屍體、陪葬物中動植物殘體分解提供部份沁質來源。溫度的熱能有兩個基本來源:一、從太陽及天空輻射而來,二、由地球內部傳導而來,但後者之重要性極小。屬於區域空間中的墓室溫度決定於,外在(環境)及內在(土壤)因子,擔負起墓室溫度變化責任。

  環境因子:一、凝結,為一種放熱作用,不論何時水蒸氣從墓室空氣中或土壤內凝結而明顯使墓室變熱,同樣的水之凍結也放出熱能。二、蒸發,是一項吸熱作用,與上述方向相反,蒸發速率越大則土壤更冷,很少地下墓室土壤是熱的,同樣冰之融化也是吸熱。三、隔絕,墓穴至地表土層厚度隔絕太陽及天空輻射,環境因子影響墓穴土溫,隨著土層厚度增加而減少,深度自地表兩公尺以下,輻射改變土溫之變動幾乎等於零,土溫變化係土壤中水之凝結與蒸發,由於吸熱及放熱有一個對等影響關係,維持地下更均勻溫度。

  內在因子:墓室上下四方土壤中的有機質、礦物質,或陪葬的動植物、金屬、木材、布帛等任何物質,各種物質對溫度變化所需熱量各有不同,由比熱(以水做標準與其他物質熱效應比較)得知,幾乎所有物質比熱都比水之比熱小,那麼水溫升高所需熱量比任何物質為多。

  熱分子傳導動能稱為導熱性,水溫升高所需熱量比任何物質為多則導熱性就比任何物質低。導熱性高低與物質粒子結合密度有極大關係,一些晶體粒子排列較緊密粒子之間接觸面積較大,而空隙較小物質例如金屬、礦物材質等陪葬物其導熱性強於,一些粒子結合密度較疏鬆之物質,粒子之間接觸面積較小而空隙較大物質,例如木材、布帛、皮草等陪葬物或乾鬆物質,是因為熱分子傳導受粒子接觸面積大小影響。

  如果水與一些密度較小物質結合時,水分子成為物質粒子間之橋樑時,會填補粒子之間空隙增加其接觸面,另外結合物質熱容量都小於水,兩者結合所需平均熱量,大於原來物質升溫所需熱量,多出之熱量可以傳導給需要熱量較大的水,則水和陪葬物粒子結合傳導性,依含水量增加增高熱容量也隨之增高,此時熱之擴散性也隨之增高,由於熱之擴散性與導熱性成正比,而與重量體積之比熱成反比,因此葬物粒子熱之擴散性隨含水量之增加而增高,比起導熱性之增高要緩和些,因此潤狀土壤由於導熱性較強,常有較均勻的溫度於墓室中。

  溫度變化來自熱能增減,因環境與物質對熱量需求不同,藉水分的結合與分開調節環境與物質彼此間的溫度均衡,從溫度變化中熱能提供物質粒子動能化合,使靜態粒子在動態中相互結合產生一種新組合。墓室溫差變化較大是在季節變動初,較小溫差是在當季季節中,而溫度變化隨季節變動一直循環不停,這種變化組合就持續不斷,玉器表象就漸漸改變其表層原貌。溫度對沁質構造、形成之影響多為間接的,在物理方面,溫度導致墓室內水蒸氣之移動,此乃因蒸汽壓之差所引起,壓力促使沁質中礦物成分的黏粒與有機膠粒,有一種轉動位置的趨向,而處於互相靠攏相接在一起之現象,由於分子引力及表面膜引力之關係,在化學方面,溫度影響化學反應之速度,因此促進有機質之分解與礦物風化。

第四節:受沁介質水分

  受沁過程一個最重要的介質為水,水常佔據固體粒子間空隙中之一部分位置,同時水也是墓室中最具動態物質,水影響陪葬物的物理化學反應,因此水行為知識是暸解多項陪葬物物理現象基礎。水的存在來自墓室中空氣與周遭土壤中,水是聚集很多水分子而成,每一個水分子所佔的空間位置是決定於其中之氧原子,兩個氫原子幾乎不佔位置,水分子不是個別單獨存在的,其中氫原子擔任一項連結的鍵,把水分子相互連結起來,此氫鍵原子原屬於其中之一氧原子所帶的,因此水可視為很多水分子,被氫鍵結成一個大聚合體,氫鍵把水分子牢固的連結聚合在一起,使水之熔點、介質常數、比熱及黏度等,都是非常高於其他類似的,甚至分子量更大的化合物。

  水之存在有固體、液體及氣體三種狀態,由一種狀態變到另一種狀態必涉及能量變動,在固態時所含之動能最少液態時則較多,其差異原因即為三態時分子運動速度之差異,任何時候水由一種狀態變至另一種狀態是氫鍵建立或破裂,因此必須有適當的能量,來完成狀態間之轉變。水的三態變化是對熱能的吸收與放熱反應,水的凝結是放熱具有昇溫作用,蒸發是吸熱具有冷卻作用,兩者間所須的熱量是相等,因此水是影響墓室溫度變化最重要物質,而溫度變化也是造成水之移動因素,常溫凝結的水分視陪葬物質當時含水量,依飽和狀態和非飽和狀態移動,吸熱蒸發的水蒸氣可依擴散而移動,此由蒸氣差異而引起,另一方面依空間氣流移動,但是封閉墓室無氣流對流影響,水分子是靠蒸氣總壓差異移動。

  水分子在靠近固體表面時排列構造,似乎比一般水體中排列構造更有規律,靠近固體表面水的密度與固體表面接觸時,產生強大黏性於極細微孔隙中。水比其他任何溶劑能深入更多反應,幾乎存在墓室土壤中之任何物質都能溶於水,尤其是水中荷有酸鹼度,對陪葬物更能反應水的溶解,水何以為良好的溶劑有下列幾種原因:
1. 水為一種雙極子性分子能自身轉動其方向,使其正價中心朝向荷電之化合物,也可使其負價中心朝向荷陽電之化合物。
2. 水之介質常數甚高因為水能取得高能量以消除氫鍵,例如吸熱蒸氣成氣體時,很自然的水能減低其溶離子之電引力,例如硫酸、糖或鹽一旦被溶解即不易再集合一起。
3. 水分之氫鍵連結其他物質引起水成為最活躍化合物之一,例如碳、氫、氫氧等元素能與水作密切之混合。

  水的溶解度隨溫度昇高加快,但是氣體之溶解度隨溫度上昇而降低,下面的分析可解釋此矛盾現像,一個物質溫度愈高其分散的傾向愈大,因此固體物質如糖鹽類更容易溶於熱水中,但另一方面氣體本身就是高度分散的,當氣體獲得熱能時勢必離水而分散於空氣中。水對物質溶解度各有不同,例如水能溶解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較氧為多溶解氧較鈉為多,由此可暸解墓室中的氧,除了封墓之時空氣中有少量的氧以外,之後是土壤中的水分帶入,水有溶解釵h物質的弁遄A其對墓室陪葬玉器形成受沁是最具重要性的。

  黏度:一種液體或氣體其內部摩擦力引起其抵抗流動性質,水的黏度與其他液體一樣隨溫度而起變化,水在 2 0 ℃ 之黏度差不多很正確的等於1Centipoise(單位),就如此低分子量之一種液體來說,雖之黏度是很大的,其原因也是由於氫鍵之關係。黏度是滲浸作用與滲透作用的一個重要因素,水再接觸金屬或拋平的玉器表面時黏度是很高的,所以移動極慢甚至完全停止移動,而移動因素要視接觸位置,與水分子結合的重量受引力而異,水之黏度知識對玉器受沁沁質施行沈降法的分析是很須要的。

  滲浸作用可視為滲透作用之初步,兩作用有相互的限制,滲浸能量是一個極具有動態性質,常依陪葬物質粒子結構而異,金屬器物或礦物質粒子或晶體間的空隙極小,未能騰出位置供水分子滲入滲浸作用較慢,若沒有細微物質或墓室中落塵填塞滲浸作用較快,此過程中表層水分被蒸發移去較少滲浸能量較大,滲浸能量依環境與陪葬物各有異條件,而沒有一個健全通則可以概括一切的,僅供給一個概念說明,陪葬物或玉器連續長時間受沁原因趨勢。

第五節:受沁沁質1.有機沁質 2.礦物沁質

1.有機沁質

  有機質是沁質一個重要部分也是一種物質,其影響玉器在受沁時的物理化學情況,墓室中的有機質是來自屍體及一些含碳的陪葬物,例如:木材、布帛、皮草等有機物質,在所有各分解階段中之殘留著,陪葬的木材、布帛、皮草等,常具有頗為穩定之化學的及物裡的性質,但其承受分解作用不及屍體之迅速,往往是為有機殘體之過渡階段,其分解作用較慢是被一個或幾個原因所阻礙,低礦物成分,低溫通氣不良,或者有碳酸性及其他化合物能阻止細菌生長,在此情況尚能認出腐質物質之纖維,此階段腐質物質的顏色為棕色多於黑色。

  墓室中的腐植質都是發源於四周土壤、屍體或陪葬物,經由腐植化作用而來,腐植化作用之意義為有機物質部分分解的一個作用,且又為某些特別對腐植質有關的化合物之合成作用。腐植質中的腐質酸鈣幾乎不能溶解,而常與礦物質黏粒成為水中穩定的複合物,藉水分黏度附著於玉器表層依滲透能量進行滲浸,由於酸鹼度變動導致沉澱作用沉積於玉器表裡,複合的水分若經蒸發遺留的沉積物質往往會顯現顏色,腐質酸氫僅能稍微溶解但易擴散,在此情形下與受沁物質結合時,於物質晶體或粒子之間的隙縫發生擴散移動,在滲浸過程與氧化鐵化合形成氫氧化鐵,經擴散沈積於玉器晶體間隙縫,所顯現顏色呈棕紅色或褐紅色。

  腐質酸鈉及腐脂酸胺是頗高程度之水溶性者,褐黑色或黑色乃因腐質酸鈉溶解性關係。腐植質的吸水性很強,當濕時可以膨脹很大,可達自身重量的二至四倍,但是當腐植質徹底乾燥,即水分完全蒸發後則不易在弄濕,此乃由於孔隙細小且由於,避水性脂肪蠟類存在之關係,換言之腐植質之再水合,是一個很難的及一個緩慢的逆向反應,由此了解腐質有機物質沁入玉裡後,這些沁質很難於水中再溶解。

  科學方面到目前為止以認此為不可能,對腐植質之種類與內容找出真正基本原理,原因最重要的是目前尚不能把腐植質與礦物質完全分離,而不使其成分有絲毫變動。事實上有些乾腐植質複合物為很親密結合,而無法令其某成分或其他成分不起變化而分離之。不同類型腐植質之間也沒有明顯界限,此外腐植質本身也是常起變化,這些種種存在原因對於玉器有機沁質,所形成的沁色穩定性都有直接密切關連。

  屍體及陪葬物在各種情況下進行分解,分解速度及最終產物依溫度、水分、空氣及微生物而異,溫度愈高則分解愈快,水分是物質分解作用所必須者,但過量的水將造成空氣不足,所以又會降低其分解作用,有機物質之分解速度隨之而減退,且隨著類似腐植質之化學成分的達成而減退,有機物質之最終分解產物為 等,事實上屍體或陪葬物腐植化作用成腐植質,對於內含的有機質之分解,這一連貫的化學反應是一種消化作用,其與動物胃內之消化作用並無不同。

  為此原因有機質之分解作用,對空氣中氧的供給是必須的,但往往墓室中的氧氣量供給卻較缺乏,除封墓之時留存於墓室空氣中氧的比例外,無法從外界獲得新的空氣注入,這種情況下對於物質所需的氧進行分解較慢於地面上,對墓室內陪葬物的保存反而是一個較有利條件。有機質對受沁過程的幫助,化學的是供給二氧化碳,硝酸鹽,硫酸鹽及有機酸助長玉器表層溶解。物理的是促進礦物質粒團作用,保護粒團免於被水分散,增進滲浸沁化能量。

2.礦物沁質

  玉器受沁礦物沁質是重要成分之一,墓室中礦物質來源有屍體或陪葬物的腐植分解,和周遭岩壁風化後的落塵及土壤,屍體或陪葬物的腐植分解,礦物質含量較少有的甚至沒有,多數是來自墓室的落塵與土壤中。一般年代久遠的地下墓室在打開墓室時,都有一層鬆散的落塵疊壓混合於腐朽棺木或陪葬物中,這層鬆散落塵厚度不一,都是來自墓室四方的土壤或岩石風化所形成,風化是自然破害作用,促使礦物進行物理的及化學的兩種作用。

  物理的只有形態改變而無成份改變,物理改變主要原因是溫度變化,各種礦物粒子因顏色不同,白天與夜晚的溫差,因體積膨脹和收縮不斷反復變換,礦物粒子自物質中遂自分離出來。化學的主要為化學分解作用,也可以說是一種腐蝕,不僅改變形狀且改變了礦物本質成分,其中一部分礦物因化學變化即變為新礦物,有些發生化學變化的礦物,某些成分變為溶解性物質,另一部份成為細微的粒子。

  化學風化作用可分下列幾種,有氧化作用是礦物中某些低價元素,被氧化成高價元素礦物因之分解,酸化和溶解作用,酸化來自有機質分解的有機酸破害礦物。溶解作用主要是水,水為天然的溶劑,水分子散佈於空氣中附著於墓壁、土壤空隙或陪葬物中,遇冷凝結為水滴,自然水中常含有少量的酸及其他雜質,其中對某些礦物質能做緩慢溶解,墓室周遭或陪葬物也因此做緩慢潰爛,礦物被酸分解或被水溶解時會釋放金屬離子,例如鈣、鎂、鉀、納常被溶解於水中進行化學滲浸作用。

  風化不僅改變物質原來的形狀,且改變物質的本來成分,有些發生化學變化的礦物,某些成分若與水分子直接結合構成含水礦物,因溫度、壓力、重力關係,促成滲漏滲浸作用與玉器進行礦物受沁。性質不同的礦物常能影響玉器,對礦物受沁所產生的沁色與沁狀,因結合質與客觀環環境關係造成各有不同。墓室中礦質最初來源係由岩石風化而來,岩石中含有多種礦物,風化後產生一些鬆散細碎的礦物粒子,其中一部份為岩石中原來含有的礦物未經變化而遺留下來,另一部份為岩石風化時所產生的新礦物,這些最後都成為礦物沁質。                   註:第三節後摘錄自《SOIL PHYSICS 土壤物理學》原著:HELMUT KOHNKE 譯者:郭魁士

第陸章:發現自然辨沁依據過程

第一節:科學辨沁法悟自自然哲理

  物理學是研究物體的性質、運動、變化等知識,辨別自然受沁能以這門學科當辨證門檻嗎?是有相近內容不過尚缺某些相關性自然學科知識,譬如:化學、礦物、氣候、微生物學等,這些都與形成受沁有密切關係。而攸關形成自然受沁的主客觀條件,除了玉器本身玉質差異外還欠缺瞭解沁質結合方式、種類、劑量,與自然氣候變化有關的溫差效應及時間數據等,這一連串問題就不是單以物理或融入相關性自然科學,即能從中取得科學辨沁數據。

  如果加深擴大相關自然科學研究,是否就能從中找到自然受沁科學辨沁數據,短時間不但不可能未來也不容易,因為這之中有一些問題科學方法根本無法解決,例如某種自然受沁中所含的沁質種類,目前就沒有科學方法,可從已形成的沁象中分離出來,就不知道有幾種沁質,還有劑量多寡目前也沒有量稱工具可測量,就無法以數學方式計算出數據,另外人為無法掌控的自然因素,例如空氣中的水分含量,地方性季節變化與早、晚溫差,還有溫變過程的時間數據等,交互性複雜問題遠超越目前人類智慧所能理解,這些因素都直接間接影響玉器本身,在同時同地或不同地產生不同自然沁象,在未能解決這些問題之前,想從物理學或結合其他相關自然科學,要找出自然辨沁科學數據是很困難。

  另一方面今日的化學知識,不但對物質的物性及變化有深邃剖析,製作技術與設備也先進齊全,以人工智慧製作化學受沁要達到類似自然受沁,且能通過常態辨識是很容易,而且在辨別知識不足,辨別方法尚未研發出來之前,人工受沁就一直在充當自然受沁,這也是有其能夠充當原因。人工與自然受沁同屬物質分解結合變化,化學本是一門自然科學並無所謂人工或自然之別,會有這種區分是因應考證時間需求所擬設,如果物質與物質之間沒有自然化合原理存在,平常就看不到所謂生蛂B腐朽、風化等現象玉器也無受沁可論,就因原理已無定義區分,所以至今一直無法分辨所謂自然或人工受沁。

  從當下數種自然科學分析辨沁好像無法可行,其實也不盡然只是思考層次、方向不同又局限於某範圍。構成物質分解結合變化之前有其成因及方式,這堣~是自然與人工受沁初始差別,之後為何種沁象不是在化學本身,是根據空間因素沁質的來源方式、種類、劑量、時間、溫度等來決定未來是何種沁像雛形。自然或人工兩種受沁雖屬同理但不同性,這兩種受沁主要差別也是沁質的來源方式、種類幾種、劑量多少、溫度差別、時間長短等不同,目前雖無科學方法可分辨,卻可從這兩種不同受沁釐出一種鑑識辨證共同點,無論是用何種辨別受沁方法,在尚未定出自然或人工受沁各自辨別依據之前,兩者間是不能做自辨或互辨。

  因此研創受沁辨別方法在觀念上必須再調整研究方向,若將自然與人工受沁分成兩種系統來看,其實只要從自然受沁做考證思考起源,就自動與人工受沁做出初始區分,但問題是如何確認所見沁象絕對是自然受沁,很簡單只要回歸到考古出土玉器深層觀察即是,若將所有考古出土玉器的沁象,歸納為自然受沁系統來看,對自然受沁想找出相似或差異依據,需要自然受沁的科學辨沁數據就不是辨證唯一方法,從考古出土地層下墓穴空間,微觀建立所有出土玉器表層自然受沁型化特徵,反而才是未來辨別受沁工作重點。

第二節:辨沁依據證實或證偽檢驗

  辨沁若以某種同型樣沁痕當辨證自然受沁依據,這辨證依據的正確性須經證實或證偽檢驗,在檢驗之前先要瞭解這兩種辨證法意義是相同,目的都在驗證辨別所選受沁,是不是眾多自然沁像中一種只是驗證構想不同,前者是盡可能證明某種,同型樣沁痕是自然形成屬證實法,後者是盡可能證明某種,同型樣沁痕是人工製成屬證僞法,如無法證偽則由證實得來「對」或「真」就一直存在。

  這兩種驗證法都針對研創所提依據,盡可能證明或無法否定發現的同型樣白絲狀沁痕是自然形成,自然受沁究竟有沒有這種沁痕,證實重點是自然只要朝自然方向思考應有機會找到,所有考古出土玉器都是葬後自然受沁容易認定,能從中找到白絲狀同型樣沁痕就證實是自然受沁,即可突破想以科學數據辨證是否自然受沁的困難。證偽並沒有從無到有的發現過程,不知道受沁有白絲狀同型樣沁痕,在未證實是自然受沁之前,勿需探討做假的可能性因無證偽對象,證偽是在證實之後暫時不必在證偽上費神,只要先專注尋求證實法即可。當證實白絲狀同型樣沁痕是自然受沁時,幾乎同步提出證偽法來檢驗證實的正確性,在無法證偽下鞏固證實法的正確性。

  考古出土玉器的自然受沁是否有同型樣特徵,目前學術界未曾有過這種考證想法,主要是考古出土玉器有出土地點,年代的過去時間證據,源自出土地點地層下墓穴是經證實的過去空間,不必藉同型樣特徵證實是自然受沁,導引過去工後時間先證古後斷代,對受沁並沒有進行微觀研究工作,就是說考古界目前還沒想到出土玉器,有沒有相同型樣沁痕這檔事。

  但從科學鑑識角度來看,這是值得推廣的未來考證工作,道理很簡單若將考古出土玉器帶離出土地點,其本身已存有自然烙在玉器上的過去工後時間痕跡,問題是研考者能不能意會自然受沁痕跡,即代表過去工後時間古證意涵!民間對古玉斷代雖缺乏出土墓穴過去空間證明,但也有一些玉器是以經驗法則判定年代,從公認年代玉器發現有相同型樣沁痕,在鑑識學上雖然跨進一大步,但這種方法尚缺乏過去空間佐證,從對比屬性來看,公認年代對比依據是相對性證實,若再經考古出土玉器驗證,則對比依據就是絕對性證實。

  目前已從公認年代玉器上找出多種同形特徵自然受沁,在考古出土玉器上能找到一樣的嗎!這是科學考證最後驗證工作,因這是一種考證新知識目前學術界並沒有這種共識,而考古出土玉器又是被列管文物,這兩種因素一直無法進行微觀對比驗證。驗證工作是證實程序中一種行為,主要目的是檢驗研發科學考證思考邏輯是否正確,不是在驗證行為本身,目前驗證依據來源雖然受限,但並不表示考古出土玉器,沒有與列舉的沁痕有相同型樣的,畢竟過去沒有人想到這種問題當就未曾注意這些。

第三節:試從玉表孢子生長找辨沁法

  玉器的材質是一種礦物,屬於無機物質無法提供植物生長,出土古玉因久埋於地下多少都會有受沁跡象,在受沁過程結合到土壤中或其他陪葬物腐蝕分解的有機物質,在受沁處表層竟會長出孢子植物,就如同在石頭上長青苔一樣。這些非常細微的孢子植物肉眼是無法看到,需經高倍顯微放大才能看出,若不是有梗將灰白色植物頭撐浮於玉器表層,實在看不出比髮絲還細的一個極微小點竟是一種植物生長特徵。雖極細微但卻是存在的,如果從植物生長實例來引證,玉器表層受沁是自然形成,作為一種辨別自然或人工受沁方法,為了求證這個辨別構想可行性,對生長於玉器表層的這種孢子植物,是屬於那種類型及其生長條件就必須做更深一層暸解。

  這是屬於一種極專業領域需借助專家來解釋,就請教於台大植物研究所,並詳細說明所要瞭解目的,經研究所提供研究資料講解,才暸解孢子植物其生長條件非常容易,任何材質的器物只要與微量有機質結合就能提供生長條件,並舉出歐美研究報告其發生原因。重點是因二氧化碳過度排放,與空氣中水分子結合造成酸雨,那些放置於室外的銅石雕作藝術品,經酸雨淋過留存微量有機質於這些藝術品表層,孢子植物的種子經空氣流通傳播,而寄生於這些含有極微量有機質的藝術品表層,由於孢子植物的死亡殘體分解,造成這些室外銅石雕作藝術品表層受到相當程度侵蝕。

  透過這些資料暸解,如果玉器表層利用孢子植物生長來證明,表層受沁是經過長時間自然演化形成,從眼觀角度來看,玉器表層受沁處長出孢子植物,兩者間是緊密結合在一起中間並沒有什麼隔閡,但從知識角度來看,寄生植物的生長條件是來自生長物質的供給,跟寄宿物玉器是不是自然受沁無關,兩者間的隔閡是無限寬廣,之間並沒有受沁相關知識相連,無法證明受沁是經過去長時間自然演化形成,結論是不能從孢子植物生長實例,做玉器表層受沁是自然或人工的一種分辨依據,這個結論在日後見到,製作過程經酸性處理的仿古玉器中,在放置過一段時間後也是會長出孢子植物得到證實。

  從這個辨別構想獲得一種啟示,藉由寄宿植物生長研究受沁辨別方法,雖然研究起點與物理化學不同但目的卻是一樣,可惜兩種研究都無法找出辨別自然受沁根據,因此研究受沁辨別法,必須重新調整研究方向,不要從受沁做沁質解析研究。受沁有開始、過程、結論三個階段,應該從結論的沁象著手做解讀,較有機會研究出辨沁方法,但沁象與自然辨沁依據之間有什麼關連?需要有新知識領悟或釵鳥鷛|找到辨沁方法。到最後才暸解原來自然辨沁根據,本已存在於考古出土玉器表層受沁處,只是當時尚不理解沁痕與時空關係意涵,而無法悟出辨別方法,知識就是理解這些過程原委。

第四節:發現自然辨沁證古依據

  吳王夫差銘文玉劍兩面表層都有一層薄薄黃土受沁,受沁處局部在顯微鏡下放大三十五倍觀察,可以清楚看到集結很多細微白絲狀沁痕,順著玉質晶體紋裡結構排列,在這極小區面埵A相互比較白絲狀沁痕形式,雖極近相似卻還是有長短、粗細、深淺與乾潤之別。若以過去辨別受沁經驗推斷,這種沁痕應是自然受沁形成,但這種想法顧慮到劍身除了滿雕雙陰線菱形格紋,及吳王夫差自作用兩行八字小篆銘文,顯示玉劍頭銜是何等特殊,在未有科學考證之前並不適合,以經驗推論作考證玉劍年代主要方法,因為如果沒有自然根據做確認年代的時間基礎,反而會因推論無據引來爭議,萬一是當代貴重文物其特殊之格反遭誹議。

  經驗推論與證據考證兩者間,在認知上之差距是無法計量,對考證年代除考古出土文物外,其他所謂古代流傳之物,都應該要以科學考證取代經驗推論,不但可以檢驗結論還可消彌無根據推論爭議。在流傳古物中已有其他類別,引用科學考證溯出正確年代,唯有流傳古玉無論新古玉器,都是自然礦質人為雕工,至今一直沒有科學方法可考證年代,相較之下玉器之珍貴價值自然落後於其他類別。所以考證可能是珍貴稀有文物,定要以科學證據溯出年代不能有任何閃失,考證玉劍年代在程序上,應先考證玉劍完工後至今時間證據,完成初判後再對比造型、花紋風格銘文字跡考證年代,將結論年代建置在過去時間基礎上,才能符合科學考證原則。考證若以有形沁痕當考證時間途徑做詮釋無形時間代表,則舉例沁痕就必須提出是自然受沁證明,藉此傳導過去時間給雕工證古。

  這是一種研創辨別法構想,觀念是對但如何辨別卻很茫然!想嘗試解開這個問題,常在顯微鏡下反複觀察玉劍表層受沁痕跡,希望從中找出自然受沁辨別靈感,但經過長期不斷觀察,幾乎可記住玉劍表面一切卻無任何辨別心得。在極端無奈下突然想到,過去曾經收藏一件沁色極為相近的戰國榖紋圓勒,其表層受沁同樣在顯微鏡下觀察,會不會有與玉劍相同型樣沁痕?當這個問題在腦海中閃起瞬間,清楚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解惑連鎖牽動力,直覺意識到突想問題就是揭開自然辨沁證古開端。這種深切感受是在未想到這問題之前,完全不知道從玉劍上微觀到的沁痕是有什麼意涵?當然想不到在不同空間這種沁痕會有相同型樣的,而相同型樣沁痕又代表什麼?這想不到、不知道是想從沁色極相近,先前經驗判斷是戰國圓勒,找是否有相同型樣沁痕時,無意識將突想問題帶入科考領域以自然做依據,而悟到兩個或兩個以上相同型樣沁痕,就可構成對比而成為一種辨別法和辨別依據,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這種問題?可能就是所謂靈感吧!無預設立場才符合科學考證原則。

  當瞬間閃起這個問題時,隨後直接回到過去辨別經驗勾引出,一種待證假設慣性反應,預判答案可能有相同型樣沁痕,為何預判可能有,因為玉劍與圓勒是同經驗法則辨別,圓勒既已判斷是戰國同理判斷玉劍也應是春秋後戰國初玉雕,但經驗法則只是一種合理想象不能證實,避免經驗發生誤判慎思後,應提出證實經驗判斷是對的依據,若與判斷是戰國圓勒受沁有同型樣沁痕,就能引證玉劍受沁也是自然形成,則同型樣沁痕就是自然辨沁依據過去時間古證。之前並沒有這種求證假設,是出於突想問題之後才有,答案戰國圓勒有沒有相同型樣沁痕,最終是在求證自然本來有無,這完全是起於無預設立場臨時動機,卻是尋找辨沁證古開端,由此引領進入自然領域尋找辨沁依據,才有之後從玉器表層受沁對比沁痕方法,從中取得過去工後時間為雕工證古,結論會如所設預判嗎?就待實物觀察驗證。

  戰國圓勒是件公認年代玉器,在上下兩端圓直徑面上透過顯微放大三十五倍觀察,兩面表層受沁處也有極細微絹絲般沁痕,與玉劍沁痕相比較型樣幾乎相同,答案與假設相符但這會是巧合嗎?為求慎重應再次檢驗答案,因此再找一件沁色相近玉豆,在�邉表也找到相同絹絲般沁痕,假設驗證產生連鎖效應。這個發現得到考證受沁一種非常重要的新理論,設玉劍和圓勒兩件玉器成器時間與地點不同為據,就會有不同的時間、空間,自然受沁玉器有相同型樣沁痕存在道理。自然受沁在不同時間、空間為什麼會有相同型樣沁痕,雖然無法想像但應該有合理解釋,考古出土若把同一墓室當成同一空間來看,位置緊鄰的玉器就會有不同型樣沁痕,這一點可以暸解在同一時間、空間就有不同型樣沁痕,若將這幾項重點完全翻轉過來,把同一時間、空間換成不同時間、空間,不同型樣沁痕換成相同型樣沁痕,這幾項正反重點同存完全符合自然哲理,只是過去沒有這種發現從此得到印證。

  對比相同型樣沁痕目的是要分辨,流傳古玉受沁是自然或人工形成,藉辨沁同步導引過去時間給雕工證古但不能斷代,因為由相同型樣沁痕所引證出來的過去時間長短不成正比,會有這種差別是自然受沁,受空間環境自然因素影響與玉質結構不同所造成,何況是無出土空間佐證的相同型樣沁痕,更不能用來作為接近或同一時間依據。為了證明這種看法的正確性根據之前方式,必須再找出另一種形態相同型樣沁痕,做為區分過去時間長短第二例證,再比較這兩種例證時間差別質。但在此要先解決一個問題,過去時間是無限的,如果找到另一種形態相同型樣沁痕,用什麼做定位區分過去時間長短?幾經思考才想到用歷史年代定位區分,考證物才可比較距今時間長短,結果在一件紅山玉鳥和一件商末玉蟲,找到另一種形態相同型樣沁痕,兩件相比較在過去時間相差約一千五百年,再次證明不同空間另一種形態相同型樣沁痕,在過去時間中相對存在著長短差別。

  更進一步檢驗,從紅山玉鳥與商末玉蟲兩件相比較的過去時間時差質,和春秋末期(暫定)吳王夫差銘文玉劍與戰國圓勒,兩件相比較的過去時間時差質,再互比較兩組的時差質也分出長短,至此可以得到一種結論,兩種形態相同型樣沁痕所引證出來的過去時間,有的很疏遠有的很接近都相對存在。無論差別時間長或短,對無出土空間佐證的任何一種相同型樣沁痕,要在過去時間中定位會有一定困難,從這些相比較和互比較例證可以瞭解,沁痕對比為什麼只能證舊不能斷代原因。此階段雖不能考證出年代,但卻是考證年代前,取得過去時間根據重要前置步驟,之後再連貫雕工即成為雕工時間證據,這與傳統考證最大差別是,從辨別受沁取得過去時間證據,不是從造型、花紋風格推論出過去時間,重點明確方法與效果也符合實際需求,雖是極細微的跡象證據,卻能跨越無形時間抽象空間限制,開創出一條辨沁證古考證之路。

第五節:考古出土玉器檢驗古證

  吳王夫差銘文玉劍表層極細微受沁痕,從公認是戰國圓勒表層發現相同型樣沁痕,印證辨證推斷想法正確,不過這具形沁痕要證明含有過去無形時間,需要有過去空間證明,這是交代過去時間來源最終根據,圓勒雖然公認是戰國時代,但不是考古出土玉器,對戰國至今當作過去時間來看是經驗推論出來,不是從證實是過去空間引證出來,因此考證過去時間根據,只能達到相對性無法達到絕對性證明,這是與用考古出土玉器對比不同之處,而為什麼還要再經考古出土玉器最終驗證理由。

  考古從地表向下挖掘到地層下墓穴,將墓穴當成一個空間來看,這個空間受土層隔閡完全與外界隔絕,在無始盡的時間中從過去到現在甚至到未來,不但完整保存當代所有文物文化資源,也使墓穴中所有陪葬物成為過去時間證物。如果把證物和時間分開來看,證物從那堨i以看到過去時間證據!根據時間、空間、物化對應關係來看,證物的過去時間來自出土墓穴是過去空間,在時間過程受自然質化影響,使證物表層留下質化痕跡,則過去空間的自然質化痕跡,就是連貫過去無形時間具形證據,也是某種自然質化痕跡辨別依據,這是從考古出土墓穴空間觀點瞭解,自然質化與過去時間構成有與無、具體與意識之間對應關係。

  考古出土地下墓穴是可以證實的過去空間,就是知道這個空間地點和過去營造時間,吳王夫差銘文玉劍不是考古出土玉器,沒有過去空間出土證明,這是與考古出土玉器最大不同之處。雖然現在看不到那個空間,但並不表示玉劍就不是來自過去,可從證明是古雕的過去時間證據,根據時間、空間相對道理,引證出也是來自過去某個空間。證實方法根據不同的時間、空間,自然受沁有相同型樣沁痕存在道理,從已經證實是過去空間考古出土玉器,在找到與玉劍有同型樣沁痕時,即證明玉劍沁痕是來自過去某空間自然形成,雖然在此看不到這個過去空間證據,但並不表示就沒有這個過去空間,而是超乎想像的證據無法被觀察。

1. 考古驗證歷史背景

  中國歷史悠久幅遠遼闊考古出土玉器很多,在眾多的考古出土玉器中,應選擇那種受沁可以找到驗證依據,若從受沁顏色根據物理化學知識,和過去觀察流傳古玉年代經驗心得,從沁色相近的考古出土玉器,應該可以找到相同型樣沁痕,這研創初判方向必須從眾多考古出土地點,選定地點和玉器做驗證依據。

  南越王墓是南越國第二代王陵墓在今廣州象崗,墓中所出土玉器是西漢早期雕作,不但出土數量多器型類別也相當豐富,之中有一些作品堪稱是稀世之珍,詳情請參考《南越王墓玉器》。這個王陵出土的玉器中,受區域環境氣候、水分、土壤等因素影響,有一些黃土沁色玉器,例如:圖片 4 1 透雕龍鳳紋重環砥]D 6 2),或圖片 7 4 劍首(D 8 9-1),都符合驗證所要找的受沁顏色,如果從受沁處再透過顯微放大三十五倍觀察,是不是與吳王夫差銘文玉劍表層有極近相似沁痕,就待驗證揭曉答案。

2. 驗證時間地點結論 ◎•此段內容待取得出土資料填補•◎

  ※◎ 最後驗證根據預計從南越王墓,或其他藏有考古出土玉器博物館取得資料,為何會預計先從南越王墓,根據區域地質土壤與當地氣候關係,使出土玉器沁色有很多與待證玉器相近,發現同型樣沁痕機率較大,目前因人事隔閡尚無法取得,在重視考證學術與發揚古玉文化精粹為優先,希望南越王墓博物館,或其他藏有考古出土玉器博物館,能跨越人事隔閡懇請開辦,從黃土沁色系列玉器進行60倍微拍取樣照片,相關開辦費用在下可全部負擔,望能從中找到同型樣沁痕,完成科學考證過去時間根據學術研究工作。◎※

第六節:年代對比古雕造型花紋銘文

  從考古地下過去空間出土玉器表層,對比出相同型樣沁痕引證過去時間,印證了研究考證構想,但至此尚不能考證出年代,雕工雖能證明是過去時間古雕,但相同型樣沁痕與過去時間不是成正比無法斷代。年代是在過去時間中的歷史階段,從無始的過去時間來看是屬於階段定位,因此考證年代必須從另一層次,根據造型、花紋形制風格,對比同年代考古出土玉器,斷出過去時間階段定位即年代。

  但吳王夫差玉劍的造型、花紋、銘文,在過去並沒有類似出土玉器可供對比,所以只能從一九六五年十二月,湖北省江陵故郢都濟南城遺址七公里處望山一號墓,出土的越王勾踐銅劍做造型對比,《中國古代兵器圖集》封面,以及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,湖北省江陵馬山磚瓦廠五號楚墓,出土的吳王夫差銅矛做花紋、銘文對比,《中國文物精華 1 9 9 0 》圖片 7 5。越王勾踐出土銅劍,劍身從中間至尾端有明顯減寬,吳王夫差銘文玉劍與此劍造型相同,楚墓出土的吳王夫差銅矛,矛身蝕雕雙陰線方菱格紋,一面上端鑄“ 吳王夫差自乍用 ”二行八字銘文,吳王夫差玉劍劍身上的雙陰線方菱格紋、銘文與此銅矛完全相似,尤其是兩件銘文字體如出一轍,可能是出自同一工作坊。

  綜合勾踐銅劍與夫差銅矛,對比吳王夫差玉劍造型、花紋、銘文都有相似之處,至此可從這些相似特徵,對玉劍年代做出考證結論,是春秋末期吳王夫差玉雕遺物,屬歷史上極稀有珍貴文物。

第柒章:1.結論
    2.對未來考證建議

1. 結論

  長久以來傳統認為考證流傳古玉年代,是從玉器材質、雕工、花紋對比出土玉器,加上經驗看法即論述出年代,主觀想法有理無證無法檢驗結論易引發爭議。不可否認質、工考證與溯出年代有關,但斷代前沒有先分辨雕工新古,之後年代的過去時間證據從何而來?若無工時科考法考證僅是一種形式,一直停滯在舊識新說合理錯判中。在此只要提出一個問題即可檢驗傳統考證盲點,若將考古出土玉器帶離出土地點沒有其他出土資料佐證,試問出土玉器本身從那塈鋮儦L去時間完工古證,此即觸及傳統未曾想到該面對考證年代核心問題。

  考古是一門考證學主要是對人類生活在時間過程,遺留於空間中所有文字、符號、器物與古代有關的研究考證。古代是過去某一時段,流傳古玉是不是古代雕作?要有古代雕工完工時間證據,在未有古雕時證前考證年代,不適合完全循考古模式直接考證出年代,因此考證必須回歸到出土玉器,重新仔細觀察與時間有關事證連結於流傳古玉那堙C再深入瞭解玉器與時間關係,無論是已證物或待證物這兩者間雖有差別,但從時間觀來看都屬被證物,時間證源並不是來自玉器本身,包括玉質、造型、花紋、雕工等,這些都只是分離出來的被證項目,不是質成器後時間證源,證源是來自過去空間,空間中玉器表層質化過程就在詮釋時間,留下的痕跡就代表過去工後至今時間古證。

  吳王夫差是春秋末期歷史名人,吳王夫差與春秋末期是人物與時間對照關係,玉劍若根據銘文判斷是當代文物,屬於雕工範疇的銘文需要有春秋末期完工至今時間證據,銘文字義才能顯現記錄歷史實質意涵。玉劍不是考古出土玉器無法看到出土空間,根據時間、空間相對關係就沒有工後至今時間佐證,這就是與考古出土最大差別之處,不過玉劍表層質留有舊感受沁跡象,可根據受沁與時間對應關係,從辨沁來引證時間辨別雕工是過去或現代完工。但辨沁引證時間需要證明受沁是自然形成,從一件公認是戰國榖紋圓勒表層質受沁處,微觀發現與玉劍有同型樣白絲狀沁痕,得到不同時間、空間自然受沁,有相同型樣沁痕存在新理論,則同型樣沁痕就是一種自然辨沁證古依據,最後再經過去空間出土玉器驗證。

  玉劍雖沒有出土的地下過去空間佐證,卻可從表層同型樣自然沁痕連貫到無法觀察的過去空間,導引過去時間為今所見玉劍雕工證古,後再根據出土銅器造型、花紋、銘文對比考證出歷史上的年代。新考證法與傳統考證是證古與論古斷代之別,引用通俗的新古觀從流傳古玉表層質沁處,當考證時間途徑先辨別雕工新古,根據自然受沁跡證,取得過去時間證據為玉器雕工證古。考證構想從當下思索如何穿越時空,回到過去無法觀察的空間,取得過去時間證據方法,最後瞭解原來自然已在時間過程中,將過去時間透過型樣化符號,留在玉器表層質上待有緣者發現,知識只是在探索過程瞭解時間、空間、自然受沁三項對應原委,如此考證出具有當代代表珍貴玉器文化遺產,才能受世人重視永久流傳。

2. 對未來考證建議

  中國考證古玉始於北宋歷經元、明、清距今已千餘年,時間雖很久遠之間也不乏辨古名作,不過理念相同都是追理識古,結論會因主觀之別而異又無法檢驗不適合繼續贅述。十八世紀後西方將考古學再結合相關自然科學建構成科學考古,改變古傳識理無據辨證方式,對無出土證明玉器在考證年代上闢出明確依循途徑,即是為何要向西方學習考古方法原因。

  時間證據是一種過程證明,玉器沁化過程就與時間構成關聯,形成的痕跡即型化時間代表,則考證時間可循分辨自然或人工受沁痕跡當分辨古今時間依據。從時間、空間來看中華文化歷史悠久土地幅員遼闊,古玉是中華文化歷史物證之一,考證隸屬亞太地區中華流傳古玉年代,需考量到區域空間自然因素對沁化影響,這就包括地層上下所有有形、無形相關物質與能,例如四季季節變化對溫度、空氣中水分的影響、與地質土壤酸鹼值等,這些促成自然變化先決條件定與其他區域不同其沁化特性也不同,這對考證流傳玉器年代是不能沒思考到的。

  從地理位置與區域文化關連性來看,中華地域出土的一切古器物,其過去時間與這塊土地地層下過去挖掘墓穴有密切關係,而由此連貫中華玉器葬後至今時間,之中自然包括完工後時間,科考必須透視到這層關係即有尋證方向。中華文化出土玉器到底有幾種型樣自然沁痕,因過去沒有這種考證新思維及自然因素所限,無法以目前有限知識從中釐出受沁科考數據,因此發掘匯集其他型樣自然沁痕做考證對比依據,是越過想以數據科考困難的一種新考證階段開始,這就有待考古或鑑識工作者,從現有或新發掘考古出土玉器再深入觀察。

  根據過去辨沁經驗先從有沁色部分著手較容易找到自然沁痕,因色差與表面平差關係,再從同沁色系做初判應可找到相同型樣沁痕,但其之間還是有些微差別,例如粗細、長短、色澤和乾潤之別,從這些差別可以逐一再做細分。未來考證勢必著重證據,對自然微象跡證尋樣鑑識工作是非常重要,這是過去沒有的辨證新工作,尋樣者除了具備專業考證知識外,還要再結合資訊工程或相關專業,利用現代資訊工具和光學科技,將找到的自然沁痕做數位化解讀,根據採樣的時間、地點、型樣等做有系統編輯建檔,就如同建立指紋或DNA對比模式一樣,做為日後科學考證過去時間古證對比依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 : 張 玉 明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上一頁